宁夏好葡萄 闻香识美酒

打造世界级红酒产业带

核心提示: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一首传诵千年的《凉州词》,展现了国人对葡萄酒的喜爱与推崇。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一首传诵千年的《凉州词》,展现了国人对葡萄酒的喜爱与推崇。据《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西汉建元三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看到“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于是将其果实引回国内,国人自此开始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尽管酿造历史悠久,葡萄酒也已由最初的“王孙堂前燕”到现在“飞入寻常百姓家”。但长久以来,我国消费者对高品质葡萄酒的认知,往往还停留在“82年的拉菲”,海外葡萄酒受到追捧。

与之形成比对的是,在国际葡萄酒领域,有一个中国品牌却颇为响亮,它就是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这里的葡萄酒“甘润平衡”,屡屡在法国国际葡萄酒比赛、英国品醇客、比利时布鲁塞尔大赛等国际重要赛事中斩获金奖,慕名来访的外国酿酒专家络绎不绝。《纽约时报》以“在宁夏可以酿造出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为理由,将宁夏列入全球2013年必去的46个最佳旅游地。

 

贺东酒庄基地。资料图

宁夏葡萄酒缘何受到世界青睐?未来如何在国内外市场上实现“叫好又叫座”?记者进行了采访。

“做出国际上都承认的好葡萄酒”

六月,“塞上江南”夏日炎炎,粗粝的黄土砂地上青枝蔓蔓,还未成熟的一串串绿宝石一样的葡萄伴着风吹微微晃动,彷佛承诺着今年又将是一个丰收年。

“我们的酒卖到法国不是我想卖的,是因为在国际上拿了那些顶级的奖,同行业的人自然就关注你、追踪你。”宁夏立兰酒庄庄主左新慧告诉记者,法国客人慕名探访,等对方走了她才知道原来是个业界大咖,“他们买酒不仅是为了喝,还要拿回去研究。口口相传,更多的人就来我们这里买酒、交流。”

跟左新慧的经历有些相似,宁夏迦南美地酒庄的庄主王方也被客人追着“出口”,“欧洲的客商了解到我们得到的奖项和业界的评价,特意约定在展会上见面,最终选定了我们的产品。”

 

迦南美地酒庄基地葡萄采摘。资料图。乔治伯爵摄。

宁夏葡萄酒为什么屡获奖项并得到国际葡萄酒业的关注?答案就藏在贺兰山东麓的这片土地里。

贺兰山东麓地处北纬38度全球酿酒葡萄种植黄金地带,被称为是“东方波尔多”。该地区的土壤属于砂石地,透气性好,富含矿物质;日照时间长,日照时数达2851-3106小时;热量丰富,且昼夜温差大;降水量不到200毫米,却坐拥黄河水的灌溉便利。

“这里是世界上最适合种植酿酒葡萄和生产高端葡萄酒的黄金地带之一,是天赐宁夏的一块宝地。”去过贺兰山东麓的一位葡萄酒大师忍不住赞叹。

优越的自然条件再加上勤劳的创业者,造就了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优秀品质。“设备都是进口国际上最先进的,酿酒师也在国际上得过大奖,技术上毫不逊色。”左新慧告诉记者,她从内蒙古跑到宁夏来,就是为了做出一款好的葡萄酒,“大家一提起好葡萄酒就说什么法国的啊、西班牙的,都是国外的品牌。我不服气,憋足劲儿也要做出国际上都承认的中国好葡萄酒。”

“没有看到过这样支持发展葡萄酒产业的政府”

一个产业的正向发展,良好的产业基础之外,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支持。

2011年,在广泛调研、深入论证的基础上,宁夏出台《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文化长廊发展总体规划(2011—2020年)》等15个政策性文件,踏上了追逐“紫色梦想”、创造中国葡萄酒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征程。

一系列对标国际、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举措接连落实。宁夏成立了葡萄产业发展局,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对产区进行保护,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省级观察员,在中国葡萄酒界第一个实施列级酒庄评定管理办法。从法国引进优质酿酒葡萄品种26个,是中国乃至亚洲唯一实现100%苗木脱毒的酿酒葡萄种植集中区。先后引进23个国家的60余名国际酿酒师到贺兰山东麓酿造葡萄酒,连续6年举办了国际葡萄酒博览会,连续6年参加OIV大会,成为国内与世界葡萄酒界接轨最为紧密的产区。

 

中国葡萄酒产业技术研究院专家到贺东酒庄指导葡萄种植技术。资料图

“宁夏葡萄酒产业底子好,但起步晚,我们要站在国际巨人的肩膀上发展。”自治区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世华介绍,扩大对外开放一直是宁夏发展葡萄酒产业的重要抓手,“我们举办了两届国际酿酒师大赛,让世界酿酒师深入宁夏、宣传宁夏,也让庄主们借机引进人才;我们每年还举办葡萄酒博览会,通过这些平台,帮助企业学习其他国家的技术、经验、文化,更好地发展产业。”

在这样的推动下,几年间,紫色产业在贺兰山东麓蓬勃兴起——

宁夏酿酒葡萄种植面积从27万亩增至57万亩,是中国集中连片面积最大的产区,综合产值从20亿元增长至260亿元;

宁夏产区酒庄已建成92家,正在建设的有119家,初步形成大中小酒庄梯次结构,成为中国真正的酒庄酒产区;宁夏产区的葡萄酒在国内外各大赛事上获得700多个奖项,成为中国葡萄酒界奖牌榜的领跑者。

看到宁夏产区在短时间内发生的巨大变化,世界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为之震惊。她感慨,“宁夏突然成为全中国最具葡萄酒气息的地方,我在全世界也没有看到这样支持发展葡萄酒产业的政府。”

宁夏还在追求更好。日前,宁夏标准化研究院整理标准体系内的部分国家标准和地方标准,编印出版了《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标准汇编》,共收录27项宁夏葡萄酒产业所需标准,其中国家标准3项,地方标准24项,涵盖基地建设、种植、酿造、产品、检测等环节,是目前国内葡萄酒领域首个针对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而建立的全产业链技术标准体系,全面助力“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地理标志产品走向国内、国际高端市场。

“国际市场的试水给了我们更大的信心”

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向外探索。

“从2017年尝试着出口,销售额每年都在增长。”贺东酒庄庄主龚杰告诉记者,目前酒庄出口的数量并不多,主要是在政府牵头组织的推介会、赛事、博览会中被“闻香识酒”的客人买走,但荣获国际大奖、产品出口海外无疑也是对酒庄的重要宣传。“国际市场的试水给了我们很大信心,我们可以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世界一流的葡萄酒。”

 

贺东酒庄获FIWA大金奖 。资料图

王方对疫情的影响很淡定,“做出口不能急,要慢、要稳。我们的葡萄酒品牌在国外已经叫响,数量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异常肯定地对记者说,出口一定要做,不仅是让世界认识到中国拥有顶尖的葡萄酒,也是让中国消费者意识到,中国的葡萄酒一点都不比国外的逊色。“中国消费者对中国葡萄酒的需求需要挖掘和调动。”

正如两位庄主言语中透露的一样,宁夏产区乃至中国产区优秀的葡萄酒产品还没有完全得到中国消费者的认同。与此同时,随着我国进口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更多的葡萄酒强国都在纷纷“抢滩”中国市场。强敌环伺下,如何在国内市场上赢回中国消费者?

“品质和品牌最重要。”赵世华说,宁夏葡萄酒产量少、质量优,整体要走中高端方向,未来还要在“稳”字上下功夫。质量稳下来,消费者的信任就能长久地建立起来。“现在很重要的事情是要打响产区品牌,培养一批让中国消费者熟识的产品品牌。对此,要抓紧培养一批龙头企业、骨干酒庄、精品酒庄。此外,还要建立起中国葡萄酒的教育推广体系,在这一点上,国外的做法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6月9日,习近平主席在考察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种植园时强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葡萄酒产业大有前景。宁夏要把发展葡萄酒产业同加强黄河滩区治理、加强生态恢复结合起来,提高技术水平,增加文化内涵,加强宣传推介,打造自己的知名品牌,提高附加值和综合效益。

“这让我们受到了更大鼓舞。”龚杰说,未来将以绿色、文化理念带动品牌发展,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推进一二三产融合,提高附加值和综合效益,把贺东庄园打造成国际最具收藏价值的红酒品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责任编辑:李鸥
    法律声明 | 保密承诺 | 个人注册 | 联系方式 | 常见问题 | 您对 网站 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 联系我们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 辽宁农业信息网版权所有© 1997-2013

    辽ICP备120259925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1]字第233号函 辽公网安备110105000322